<rp id="ogpkc"></rp>
    <rp id="ogpkc"></rp>

            <progress id="ogpkc"><track id="ogpkc"></track></progress>

            <span id="ogpkc"></span>
            <th id="ogpkc"><kbd id="ogpkc"><rt id="ogpkc"></rt></kbd></th>

            <nav id="ogpkc"></nav>
            <dd id="ogpkc"></dd>
            <nav id="ogpkc"></nav>
            158-0615-3338
            baoyuan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中國污染遷徙:由發達地區向落后地區 由城市向農村

            發布日期:2019/6/10 9:20:56 瀏覽次數:

            環境容量成為招商賣點

            響水陳港化工園區和臺州黃巖王西化工區,分別位于灌河和永寧江的入海口。

            永寧江日漸清靜時,灌河卻熱鬧了起來。

            僅2004年一年,這條大河的入海口就相繼建成了連云港化工園區、灌南化工園區、雙港化工園區、陳港化工園區四個省級化工業集中區。在記者調查的鹽城市,沿黃海區域內就建成了8個化工業招商園區。

            陳港招商園區的招商引資介紹描述:未來10年內,灌河經濟圈將規劃成為全國最大的化工業原料生產基地。

            在這份簡介中,巨大的環境容量作為招商的重要賣點被反復提及。

            而招商術語中的“環境容量”,從生態角度卻有另一番體現:

            以鹽城為例,在該市范圍內有5個自然保護區,其中國家級2個、縣級3個。

            離響水化工園區不遠即是江蘇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總面積17300公頃。

            在該市中部的大豐地區有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面積2667公頃。

            另外,該市的中華鱘自然保護區正在申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鹽城市環保局局長孔令逸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坦言,就在灌河化工業集中區所在的灌河口,正是江蘇海岸線上惟一沒有建設水閘的入海河道,不僅一度盛產毛蟹和鱸魚,更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虎頭鯨洄游至洪澤湖產仔的必經之地。成群結隊的虎頭鯨從這里由黃海進入灌河,在前往洪澤湖的途中交配產仔。每年五六月,長達二十多米的虎頭鯨在灌河里或翻滾、或游弋、或吐水,景象頗為壯觀。

            但在當地化工區建成后的兩年里,虎頭鯨再未出現過。

            鹽城市環保局近年來的報告顯示,灌河口的水質為劣Ⅴ類,“已經基本上不適合魚類生長”。灌河沿岸的化工園區嚴重污染了水質,虎頭鯨群回游產卵已近絕跡。

            因為污染而造成的部分生物絕蹤,同樣使距離陳港工業園區5公里遠的丹頂鶴保護區面臨食物匱乏的艱難處境。

            污染不僅讓動物們陷入困境,也讓人類陷入麻煩。

            2004年,在鹽城濱海縣,一家水產養殖企業起訴一家化工企業,稱因其排放的有毒污染,遭受了近300萬元的經濟損失。

            有意思的是,這兩家企業均來自浙江臺州。

            據記者調查,在江蘇鹽城響水縣的臺州籍水產養殖戶,2004年最多時有50余家,他們壟斷了當地毛蟹、鱸魚等水產品的養殖。但在當地化工業園區的大力建設后的兩年里,當地水產養殖環境一落千丈,一些人相繼離去 ,一些人醞釀起訴索賠。

            而他們中的大多數尚不知道,這些污染源部分也來自臺州。★ (記者/王剛)

            一個貧困縣的選擇

            先溫飽,還是先環保,響水這樣的貧困縣的官員們如何選擇?

            臺州市黃巖區王西路,聯化科技與國騰化工臨街相望。

            前者作為黃巖區的利稅大戶依舊在此開機生產,后者已經是人去樓空。而相同的是,兩家化工企業都把浙江響水縣陳港工業園作為遷徙的新落腳點。

            2004年,聯化科技公司總資產達到了3億元,產值5.5億元,連續兩年居黃巖區首位,稅收2600多萬元。在這樣一個利稅大戶面前,臺州市的環境整頓關停行動不得不止步。

            “面對這樣的利稅大戶,環保整頓注定還得為他們讓路。” 黃巖區環保局主管污染控制的副局長湯計初說,“而且這也符合市里的產業轉移的相關政策,現階段的產業轉移不應該是某一產業的整體轉移,而是以產業中某一部分的生產環節為主要內容,特別是勞動密集、資源消耗大的生產制造環節的轉移。”

            這位副局長說,好的企業我們還留得住。整頓的目的很明白,淘汰小的、老的、污染大的企業。而這些企業不少去了蘇北。

            “去年,響水縣政府的好多部門官員長期住在我們這里,就是為了要動員我們過去。”聯化科技有限公司市場管理部一位姓王的處長向本刊記者介紹。

            聯化科技下屬11家分公司、14個生產基地,其中在臺州的僅為兩個,其余的都分布在蘇北、山東和安徽等地,產量都不是很大。“這些生產基地幾乎都是這兩年當地的開發區主動來拉我們去的。由于稅收、土地政策相對優惠,一般情況下不需要投入多少,第二年就能做到盈利。”王說。

            一家企業的遷徙路線

            總部設在浙江湖州南潯的南方

            化工,其遷徙路線頗顯戲劇性。這家以生產通訊電纜起家的公司,2003年在武漢收購了一家化工研究所,研制出一種新型農藥中間體,遂決定介入化工業。

            為配套采購方便,他們率先選址于同類企業扎堆的臺州。但當他們拿著環評報告到當地環保局立項時,卻被拒之門外。南方化工質量管理部經理沈建偉回憶,“當時環保局問我們投資多大,我們答2000萬。對方回復,2000萬以下不要來,5000萬再說。”

            入戶臺州落空,此時,來自鹽城濱海和響水兩縣的政府官員卻主動找上了門,沈頗感意外。

            隨后,他相繼去了兩家化工園,“當時,就那么一片地,廠房在哪都不知道,就要和我們談,兩家政策都很優惠,主要是便宜。”一來二去,南方化工拍板選擇了響水陳港化工園區落戶。

            “每畝地12000元。稅收兩免三減半,基金全返。”沈建偉回憶,當時濱海化工園區開的地價還要比這個低,而他們當時看重的是響水這邊開出的一次給他們提供60畝地的承諾。

            在響水縣陳港化工園區,已經有了30家化工企業,其中本地企業僅有3家,遷徙此地的27家化工企業主要來自蘇南的泰州、常州,浙江臺州,以及環太湖流域的浙江湖州、江蘇宜興等地。

            其中,來自浙江臺州的企業有6家,來自蘇南的化工企業有13家,來自環太湖流域的有7家,另有一家來自上海。

            可以清楚地看到,遷入地和遷出地在投資準入和環境準入標準的落差,是這些企業遷徙的重要動力。

            在臺州,環保部門明令化工企業年產量低于5000噸的企業停產搬遷,而在響水對落戶企業的標準被降到了2500噸/年。

            在蘇南常州,當地化工業招商引資的門檻被定為5000萬元固定投資,而在響水陳港化工園區固定投資達到5000以上的僅有3家。其余企業投資多在500萬~1000萬。

            為了給企業更多優惠,當地政府還有其他一些辦法。根據響水縣招商辦主任張興榮給記者提供的資料,南方化工之所以在招商引資中被給予諸多優惠,是因為他們作為合資企業能享受相關政策。而沈建偉則稱該企業系由國企轉制的民營企業。

            同樣,在響水縣的招商目錄上,注明聯化科技系一家合資公司,但是臺州聯化科技總部的人員否認了這種說法。

            招商論英雄

            這樣的招商狂熱的背景是,在響水,引進項目成了政府各部門考核的主要業績之一。

            在這里,一個招商引資的故事在這里傳為美談:

            2004年7月,一位浙江客商打電話到縣“招商辦”,誤把電話打到“招生辦”。招生辦的工作人員不但在電話中以禮相待,而且迅速匯報給教育局領導,局里立即組織力量前往浙江,邀請客商來響水洽談,促成了一個新項目的實施。

            記者得到的一份2005年政府各部門招商任務表顯示,縣委各領導按規定對點掛鉤服務企業,各行政部門幾乎都有引資任務,其中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勞保局、國土局、建設局、交通局、水務局和衛生局這些單位每年必須完成一個1個千萬元以上項目的引進工作。

            近年來,響水縣GDP增幅一直維持在14%以上,第二產業產值占GDP比值由1995年的38.1%,上升到2005年的52%。

            響水縣近年大力發展工業有著特殊的背景。根據江蘇省統計局2005年的調查資料顯示,蘇北和蘇南雖是一江之隔,但兩地之間的貧富差距卻已經大于國內東西部的差距。

            巨大的落差給蘇北地方政府,包括響水這樣的貧困縣,帶來巨大壓力。發展工業已經成了該縣政府多年來的夙愿。

            響水縣環保局局長孔令逸在接受本刊采訪時提出了一個鮮明的觀點:在溫飽和環保面前,人們肯定選擇前者。這并不是我們笨,而是我們沒有選擇。

            響水縣招商辦主任張興榮認為,先污染后治理,已經被西方國家反復論證了許多年,已經成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發展公理,要發展工業都逃不過這一劫。★ (記者/王剛)

            蘇南污染“出走”蘇北?

            土地與環保的雙重壓力是蘇南一些企業遷出的原因,而在蘇北,壓力卻變成了發展的機遇

            一年之內,俞建初往蘇北跑了近百次。身為江蘇省常州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重大項目稽察辦公室主任,俞目前的一項主要任務就是促進“蘇南蘇北之間的產業轉移”,也就是帶領常州市的企業到蘇北去考察、投資。

            在江蘇省的13個市當中,因為地理位置而被劃分為蘇南、蘇中、蘇北三大區域。根據江蘇省統計局的統計,2004年蘇州、無錫、常州、南京、鎮江5個蘇南城市共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591.8億元,而徐州、鹽城、連云港、淮安、宿遷5個蘇北城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是3220.1億元,兩者相差近三倍。

            這僅僅是最直觀的差距,用江蘇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張顥瀚的話說,最根本的差距是經濟發展階段的不同,一個是處于工業化中期向后期過渡階段,傳統工業產業在空間上的布局已經飽和,而另一個則還是農業經濟向工業經濟過渡的工業化早期階段。

            正是為了平衡南北之間的巨大差距,江蘇省近年來著力推動蘇南地區的產業向蘇北地區轉移,俞建初所在的常州市屬于蘇南地區經濟最為發達的蘇錫常都市圈之內,也正是產業轉移較為集中的城市之一。


            一分pk拾